少妇章艳

作者:远大深山

【第三话:自己的家】

    2019年10月2日

    想接受却又推开按摩馆的事情发生了之后,一连几天章艳都没有搭理祝江,

    祝江心里痒痒的,但又找不到什么好办法,好不容易挤挤时间,想单独约章艳吃

    饭看电影都被拒绝了,每次一想到章艳身上发散的香味,祝江就忍不住做艾的冲

    动。

    章艳也并不好受,每天都承受着内心的煎熬,一边又觉得跟祝江聊天,相处

    很幸福,被人爱着心里暖暖的,一边又觉得不能这么沉迷下去,说不定哪天就要

    被扎扎实实的干上一次,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其实大家知道,三十多岁快要四十的女人,本来就性欲旺盛,章艳这种极品

    小穴,更是需要男人滋润,本来长期男人不再没有想这个事就算了,现在被人这

    样淫弄,心里的羞耻慢慢变成了勐烈的催情药,章艳不理祝江的日子里,看到祝

    江发的短信就会想起那天龟_Tou拔出小穴的场景,忍不住就会分泌爱液。

    暑假到了,章艳的孩子跟着爷爷奶奶回了老家,每天一个人在家无所事事,

    面对祝江的骚扰,又断不了这层关系,经常被祝江的骚话撩拨得小穴红肿发情,

    下班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脱掉内裤。

    可能章艳下意识的觉得自己的家相对安全,门窗一关别人也看不见,而且每

    天每天小穴都红肿难受,干脆回到家就不穿内裤了,沙发上也垫上了柔软的毛巾

    ,防止淫液弄脏。

    大家都知道,不是每个女人都会抚弄阴蒂,或者插入手指自慰的,章艳就不

    会,她每晚在家都是一边跟祝江聊天,一边看电视,祝江每次发一些很色情的话

    勾引她,她就会夹紧双腿摩擦,一边脸红红的,有时挤压到阴蒂了,还会发出好

    听的呻吟声,然后懊恼的换一条毛巾。

    她并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达到高氵朝,每次都把自己的小穴搞得红肿发亮,淫

    液淌满大腿,却始终没有再出现按摩馆那时的感觉,每晚睡觉都睡不好。

    这样过了五天,章艳有点精神恍惚了,小穴莫名的痒痛让她快要疯掉。

    周六下午,又跟祝江聊了一阵,夹紧双腿摩擦了半小时的章艳,痛苦的呻吟

    着,突然有人敲门。

    章艳从沙发上弹起,把湿了一块的毛巾丢进浴室,重进卧室穿上了丝质的睡

    裤,脸红红的准备去开门,由于阴蒂还挺立着,小穴也红肿敏感,走起路来都有

    点不自在。

    「好痒……这时候,谁来找我?」

    章艳一边想一边向猫眼望去,门外居然是祝江,原来祝江已经被弄弄的欲火

    冲昏了头,不知道怎么找到了章艳的地址,一路寻了过来,也不管章艳家有没有

    人,老公孩子在不在,就想见章艳一面。

    章艳慌了神,感觉放他进来肯定会发生什么,不放进来门外左左右右都是邻

    居,看见了更多流言蜚语。

    「你来干什么!!快回去找你老婆!」

    「我老婆出差了,艳子,我好想你。」

    「不行,你快回去,不然我生气了」

    「不,我就想见见你……」

    祝江是个磨人的脾气,做什么事喜欢温水煮青蛙,他忍着跳动的阴jing,耐心

    温柔的慢慢跟章艳交涉,完全没想过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章艳越来越慌,下午三点左右,正是邻居谢伯伯散步回家的时候,那个糟老

    头子没了老伴,又生得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区的人都说他喜欢

    耍流<img src&“toimgdata&“ >,而且特别喜欢到处八卦,被他看到肯定不知道有多少闲话。

    感觉不能再拖了,打开一条缝,狠狠的瞪了祝江一眼,奶凶奶凶的吼道:「

    快走!不然我真的不理了你了!」

    所以说章艳真的是个单纯的女人,都36了,孩子也大了,还完全不了解男

    人这种生物,对男人来说,门开一条缝和m自开腿求操是一个意思。

    祝江喜出望外,根本不理会章艳奶凶的样子,一把推开门抱起章艳,用脚把

    门关上,直接就把章艳往沙发上抱去。

    章艳发现事情不对,被吓得一愣,就被祝江堵住了嘴,祝江也确实很爱章艳

    ,没有直接扒裤子,紧紧抱着章艳就是一通热吻,章艳本来就娇小,抱着亲吻感

    觉很好,就像可以把她包裹进自己的身体,嘴巴软软的像果冻一样怎么吃都吃不

    够,身上散发的一股澹澹的香味让人情欲高涨,祝江抱着她,看着她漂亮的大眼

    睛,也不急着下一步,看看章艳,亲吻几分钟,紧紧抱着,然后又看看,就像得

    到了最喜欢的玩具,纵使阴jing挺得老高,却也不急,而是觉得很幸福。

    章艳哪里受得了这种火热的爱情表达方式,心都要融化了,这一刻很不得给

    祝江生一窝孩子,眼睛蒙上一层薄薄的水汽,越看越亮,身体完全没了力气,软

    软的挤在祝江怀里,双手紧紧抱住了男人,雄性的气息让她意乱情迷,小穴收缩

    加剧,阴蒂挺立得更高,似乎就要达到想要的高氵朝。

    祝江觉得怀里的女人越来越烫,越来越软,心想时机差不多了,也不急着脱

    她裤子,拉开睡裤边缘,一只手就向下摸去,章艳用两只手抓住祝江,试图阻止

    他的手侵入自己的禁区,可惜没什么力气。

    祝江摸着章艳细滑的小肚子,阴jing越来越暴涨,再往下摸到一条浅浅的疤,

    不但没有熄灭祝江的欲望,反而让祝江觉得更兴奋。

    再往下,祝江摸到一小块绒绒的阴矛,不像自己老婆的阴矛,卷曲发硬,而

    是像绒毛地毯一样的手感,不由自主的反复摸了很久,继续往下,祝江摸到了厚

    厚的阴hu,稍稍用力分开,从里面弹出一颗圆润的小珠子,滑滑的。

    祝江知道自己摸到了阴蒂,轻柔的用食指在小珠子上反复逗弄。

    章艳觉得自己要疯了,她从来没有自己玩弄过,或是被人玩弄过阴蒂,他的

    男人是个掰开就干,拔屌走人,时间又短的垃圾,她觉得她从来没有体验过这么

    刺激的快感,就像过电一样随着祝江的手指一波一波的冲击神经,小穴的水一股

    一股的流淌,全身都不由自主的颤抖。

    祝江也算是老手,摸一会阴蒂,又将手下滑到了小穴口,那种水漫金山的感

    觉让他眼神都有点发红,沾满了淫液的手指又继续逗弄阴蒂,反复让章艳在高氵朝

    的边缘徘徊,同时他闻到一股浓烈的香味,不断的散发,他越来越好奇,想要看

    看章艳最私密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

    紧接着他把章艳往下一放,章艳的屁股离开了沙发,拉住章艳的睡裤后边,

    一把就扯了下来。

    祝江放开了章艳,站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脱下了裤子放出了暴涨的阴jing,

    马眼已经渗出了前列腺液,他把章艳抱起放在了妃位,也不管窗帘大开,就分开

    了章艳的双腿。

    一朵如鲜花盛开

    一般的粉嫩小穴,红肿收缩着映入祝江的眼帘,祝江内心大

    呼极品,忍住拿出手机拍照的冲动,把头埋入了章艳的两腿之间。

    4f4f4f,

    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原来这才是章艳香气的源头,祝江从来不给女人舔,

    觉得味道骚不干净,可是面对这如花儿一般盛开的小穴,忍不住就把舌头抵了上

    去,干净没有任何味道的液体,混合着香味竟然感觉有点甜甜的,祝江忍不住用

    力舔吸起来。

    章艳哪里受得了这个,长这么大都没有被人舔过,这一瞬间感觉快要上天,

    双脚用力绷紧,全身不断颤抖,只听一声高声呻吟,章艳的小穴喷出了大量淫液

    ,同时伴随着膀胱的收缩,一股一股的尿液喷洒而出,弄了祝江一脸。

    居然潮吹了!祝江吓了一跳,赶紧放开抽搐的章艳,呆呆的看着这个女人一

    股又一股的喷射这尿液,沙发茶几地板湿了一片。

    章艳也是第一次潮吹失禁,身体的愉悦超脱灵魂,深深刻印在大脑中,内心

    的某些东西件件松动起来,头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怎么收拾,尿液喷完后也管不

    上自己湿透了的小穴,大腿也无力合拢就这么摊在了沙发妃位。

    祝江定了定神,沾了淫液涂抹了自己发亮的龟_Tou,跪在湿透的沙发上,就插

    进了章艳的小穴。

    无比润滑的小穴对暴涨的阴jing没法造成什么阻碍,祝江这次真正想要好好干

    一场,窄紧的小穴口,火热的内腔,深处还有一道窄紧的瓶口,祝江调整了一下

    ,慢慢把整个阴jing都插了进去。

    进入第二道瓶口后,立面似乎有一张小嘴在吮吸龟_Tou,整个龟_Tou在一片温暖

    的海洋中。

    祝江大呼极品,精关忍不住就要打开,插在章艳小穴完全不敢动了,还在高

    潮余韵的章艳小穴严密的包裹住阴jing不断的收缩吮吸,就算男人不动,也要给你

    榨得干干净净。

    章艳迷迷煳煳被一插到底,龟_Tou抵住子宫口不断跳动,酸酸涨涨的似乎又一

    波高氵朝要来了,祝江好不容易忍住了射jing的冲动,开始准备慢慢抽插来享受极品

    小穴带来的快感,门铃突然又响了。

    章艳从迷煳中惊醒了,小穴勐地一收,身子一扭,准备爬下来去看看是谁;

    祝江感觉小穴勐地一紧一扭,强烈的刺激让他再忍不住射jing的冲动,赶紧用尽剩

    余一丝丝理智把鸡_吧往外一拔。

    「小章,在吗,我是谢伯伯。」

    「谢伯伯,你……你等等」

    「啵」

    又一声开香槟的声音响起,连门外的谢伯伯都听得清清楚楚。

    章艳的小穴正在收紧,祝江用了大力气才拔出阴jing和龟_Tou,章艳小穴被扯痛

    ,轻呼了一声。

    「啊~痛!」

    然后章艳翻过了身,跪在了地上,祝江赶紧用龟_Tou抵住章艳的小菊花,强有

    力的射jing让章艳感觉自己在用卫洗丽,敏感的菊花被胀大的龟_Tou死死抵住,不少

    精ye似乎喷了进去,差一点就呻吟出声。

    又浓又多的精ye,混合尿液和淫液,屋内一片狼藉。

    「谢……谢伯伯你等等,我刚洗完澡」

    「哦,我来借个东西,我等你一会吧」

    章艳完全清醒了,干净跑进厕所擦干净自己的下半身。

    「祝江你讨厌!快用外面晒的浴巾把沙发盖住!快去!」

    「哦,好好」

    「快穿衣服去卧室等着!桌上有纸把地面收拾一下!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

    「哦!好!」

    祝江终于从射jing的愉悦中回过神,麻利的开始收拾起来。

    「你好恶心,弄得我满屁股都是!怀孕了怎么办!」

    「怎么可能,艳子,我又没射进去」

    「反正你就是讨厌!」

    祝江一边擦干地上章艳喷出的一滩滩尿液爱液混合物,一边感受着尿骚味和

    爱液香味的其妙混合,一边想象着章艳沾满精ye的屁股和菊花,不自觉的又有点

    硬硬的。

    他三下五除二大概收拾了,废纸丢尽了客厅的垃圾桶,抱起衣服就躲进了卧

    室。

    射jing后的放松感和精神的双重愉悦,让他昏昏欲睡,不一会听到外面开了门

    ,似乎章艳把谢伯伯请了进来,迷迷煳煳还听到一些别的声音,之后就睡着了。

    章艳全身发软,赶快在浴室冲了一下,洗净了满是粘液和精ye的下体,也没

    有想太多,继续穿上睡衣睡裤,就赶紧去开门了。

    赵伯伯就住在章艳隔壁,今年快70岁,老伴前两年去世了,儿子在外地工

    作,平常除了每天下午出去散步都不怎么出门,每次出去散步就喜欢跟些大妈大

    娘聊些八卦,而写很喜欢夸大事实。

    赵伯伯在小区风评不好,很多女性都觉得他流<img src&“toimgdata&“ >,之前还因为露着阴jing跟在

    女人身后和在小区公共厕所对着门外手淫被人告到公安局去,可惜他儿子还有些

    能力,最后都不了了之。

    章艳平时跟他接触不多,但也不能不理他,不然他会编出一大堆奇怪的八卦。

    赵伯伯进了屋,发现章艳脸红红的,身体还时不时颤抖一下,这是洗完澡的

    反映?屋里有一股淫糜的味道,还有点骚骚的,赵伯伯眯起眼睛,仔细打量了一

    下这个邻居少妇。

    「小章啊,我家龙头坏了,借我个扳手吧。怎么感觉你很热啊,这个天气很

    凉快啊?」

    「啊,我洗澡水放得烫……」

    章艳一边支支吾吾的回答,一边转过身,弯下腰在电视柜下面寻找扳手,电

    视柜的抽屉堆了好多杂物,一时半会还真找不出来。

    赵伯伯坐到沙发上,认真观察章艳的屁股,发现一直以来自己都忽视了这个

    邻居,看她的脸是让人没什么欲望,但是这屁股这腿,干起来一定很舒服。

    章艳为了快点找到扳手,干脆跪在地上把抽屉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本

    身就有点虚脱,又怕赵伯伯发现祝江,心里很紧张,拿东西都有点不利索。

    赵伯伯盯着章艳大腿之间的缝隙,彷佛眼神要把睡裤看穿,突然发现这少妇

    小穴处湿湿的,而且好大一片都是湿的,怪不得之前没发现,而且还紧紧贴在小

    穴上,看得见整个小穴的形状,赵伯伯唰的一下就硬挺了。

    在香味和骚味的混合冲击下,赵伯伯偷偷摸出了自己脏脏的阴jing,龟_Tou发黑

    ,上面还有很多耻垢,刚摸出来就发出弄弄的臭味。

    章艳正在软绵绵的找东西,突然闻到一股浓重的尿臭,差点把她熏昏,小穴

    不由的又开始收缩出水,湿乎乎的睡裤贴在小穴上有些难受,她不由的伸手拉了

    一下,让小穴贴在旁边一块较干的位置上。

    赵伯伯正在看着章艳小穴的轮廓努力打飞机,这一下看不到了正在干着急,

    突然他发现章艳的睡裤上出现了一小团明显的湿痕,而且还在越

    来越大,渐渐的

    有展现出了小穴的轮廓,这刺激让赵伯伯快要射出来了,心想没看出来这少妇这

    么骚,水这么多,光被人看也能湿透睡裤。

    赵伯伯越来越爽,马上要发射了,想想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拿过客厅的垃圾

    篓就准备射在里面。

    客厅的垃圾篓已经装满了纸,张伯伯好奇的翻弄了一下,发现面上比较干的

    纸下面掩埋这一大堆湿透了的餐巾纸,散发出浓浓的香味和骚味。

    「这小妮子在客厅尿尿了?」

    这个想法驱使赵伯伯翻出其中一张湿透的纸巾,上面粘粘滑滑的,就像沾满

    了女人的爱液。

    他激动得用这张纸包住自己丑陋的龟_Tou,滑滑的感觉充分刺激了赵伯伯的神

    经,大股大股的精ye悄悄的射进了章艳家客厅的垃圾桶,一瞬间客厅的味道更复

    杂了。

    还没等赵伯伯把鸡_吧收起来,章艳终于找到了扳手,转过身来递给了赵伯伯

    ,赵伯伯流<img src&“toimgdata&“ >惯了,一边用沾满章艳爱液的纸巾擦拭着龟_Tou,也不管章艳看没看

    见,一边接过了扳手,瞄了一眼章艳的上半身,两个小乳_房明确的挺立着,似乎

    在发情,大腿上有一道晶莹的水痕,不知道是汗还是什么,抖抖鸡_吧站起来出了

    门。

    章艳有点发懵,她虽然听说过赵伯伯很流<img src&“toimgdata&“ >,没想到公然在别人家露出阴jing

    ,她一时间怕的发抖,动都不敢动,目送赵伯伯出去了。

    之后章艳叫醒了祝江,也不敢跟他说赵伯伯的事,觉得祝江比赵伯伯不知道

    好多少倍,心里的爱意有些泛滥,两个人又在床上抱着亲了许久,终于相约出去

    吃饭了。

上一篇:少妇章艳(2)
目录: 少妇章艳
下一篇:少妇章艳(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