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成欢

作者:oree



    纪旻翎是开著卓渊的车来到思凯的,本想送他到楼下就走的,却没想到卓渊盛情相邀,要上来坐坐麽

    今天的卓渊比以往任何一次都主动,却也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诡异,纪旻翎有些犹豫不决,卓渊扔来一记重磅炸弹,上来坐一会儿吧,旻翎,我有点想让你陪著我。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纪旻翎还怎麽可能拒绝。

    卓渊开了家门後,就招呼纪旻翎坐在沙发上,他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同时带了杯水给她,说起来,你是除了我之外,第一个踏进这里的人呢。他眼中含笑,却是笑得戏谑。

    纪旻翎有些不安地握住手中的玻璃杯,犹豫著开口,卓渊,今天的你,有点。。。不一样。

    不一样卓渊重复了一遍,顿了顿之後,又满含笑意地调侃,怎麽不一样不是你喜欢的那样了,恩

    纪旻翎不喜欢他这样揶揄她,她有些不自在地喝了口水,然後咬咬唇,表情有些纠结,等松开齿关的时候,她神情才稍显自然,卓渊,你是不是想跟我说什麽不如你直接说吧,你别这样,你这样我更受不了。

    卓渊只是笑而不语,然後有些突兀地转了个话题,要不要来参观一下我的房间

    纪旻翎默不作声,卓渊却霸道地将她拉起,牵过她的手,猝不及防的纪旻翎心跳猛然加速,她偷偷看了眼卓渊,小脸已然开始烧红,今天的卓渊带给她不安的同时也有欣喜与心动,只是她始终觉得有那麽些不真实,她不知该不该允许自己在这虚假中沈沦。

    卓渊牵著她进到自己的房间,他的房间并不是非常大,却十分干净,装修时简约风格,却也透著些小别致,就和卓渊的穿衣风格一样,对於他的品味,纪旻翎一向是很赞赏的,她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上的吊灯,是水晶的,有种流光溢彩的感觉,你的吊灯很好──她话还没说完,竟被他猛然一扯,甩到了床上。

    卓渊不由分说地就欺身压上,整个人面对面地覆在她身上,她的脸几乎就贴在她的脸上。纪旻翎被吓得大脑一片空白。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发现卓渊在结自己的衬衫纽扣,纪旻翎脑中的一神经地一声崩断了,她满是恐惧地惊呼道,你要做什麽

    卓渊完全忽视了她的恐惧,继续结自己的口子,侵略地看著她,你说我要做什麽在床上还能做什麽,恩

    纪旻翎开始慢慢挣扎,但这对卓渊来说本不构成威胁,她的脸色越来越差,几乎都要如同纸一样白,卓渊,你别这样,你别这样。。。

    你不是很喜欢我麽你真的这麽怕麽一点都不期待,恩

    纪旻翎已经放弃了挣扎,可眼里的恐惧却更胜之前,此时,卓渊又道,旻翎,你是了解我的,你明明知道我若同你发生了关系,我就不可能不对你负责。你不是想跟我在一起麽,这不失为一个绑住我的好方法。

    卓渊,你是在侮辱我。纪旻翎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眼中也滚落下晶莹的泪珠。

    卓渊温柔地替她拭去泪水,他的嗓音变得比平时更低醇,哭什麽我说了什麽侮辱你的话了麽


重生之潘金莲笔趣阁
    纪旻翎如同受了天大的委屈,再一下子爆发出来,她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不停落下,她没有回答卓渊的问题,只是自顾自地喃喃重复,你不爱我。。。我知道。。。你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爱过我。。。

    卓渊似笑非笑地看著她说,为了这个哭麽你并不是今天才知道的,不是麽怎麽反而我接近你了,你却更难过呢

    我可以等。。。等到你爱上我的那天。。。我以为我会等得到。。。可是我不能。。。不能接受你把我当成别人。。。我不会做任何人的替身。。。如果你只是想要一个泄欲的对象。。。抱歉。。。她稍稍止住的苦意却在说到这里的时候又一次破功,我没办法接受。。。你跟我肌肤相亲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却是另一个人。。。

    卓渊细心地将她的碎发捋到耳後,看著哭成一个泪人的纪旻翎,他眼里满是让人捉不透的东西,另一个人他轻笑一声,呵,哪一个人我们认识那麽久,你觉得我有爱过哪个人

    纪旻翎定了定神,面前的卓渊终於让她直视自己心中一直不敢面对的事,是的,她认识卓渊那麽久,她又是那麽喜欢他,她怎麽可能看不出他对韩沫的与众不同,一开始她只当是兄妹情深,可後来她越来越觉得,这绝不只是兄妹间的感情,他看她的眼神太赤裸裸,这不是哥哥对妹妹,而是男人对女人。。。

    兄妹乱伦多可笑的事竟然发生在一向客观隐忍,冷静自持的卓渊身上,简直是难以置信。纪旻翎也不愿承认这个事实,一方面她太在乎卓远的名声,另一方面她也不想承认自己输给他的妹妹。

    可眼下,他却把她逼到这个份上,韩沫你喜欢韩沫,不,应该说,你爱她,不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而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

    纪旻翎突然间镇定地吐出真相,这也著实让卓渊惊了一下,他想到了很多事,包括今晚纪旻翎的反应也基本在他的预料之内,只是他没有料到,她竟早早地把一切看透,不过也好。

    他陡然起身,不再覆在她身上而是坐到她边上,他背靠在床头,曲起一条腿,坐姿有些慵懒,旻翎,你比我想象得聪明。

    说实话,你的聪明又安静,善良又独立,确实都是我喜欢的,如果感情是可以控制的话,我真的也希望我能爱上你,但这并不是我控制的了的,这麽多年,我还是忘不了她,哪怕她对我在冷漠再疏远,我还是忍不住要去靠近她,看看她。

    卓渊,很多人到最後都没有选择和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但都平平淡淡地过完了一辈子,一段婚姻里,爱并不是全部,适不适合才更重要。纪旻翎把自己心底的想法一吐而尽,她始终心存卓渊会回头的念想。

    旻翎,你还不懂麽,我做不到,我不是没试过,可我逼不了自己。卓渊的话里尽享疲惫与落寞。

    而纪旻翎听得心中更为疲惫,这样她还能不懂麽,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仿佛这样就能隔离一切,过了良久,空气中传来一个绝望的声音,你今晚做的所有只是让我知道这些麽

    我只是想让你明白,不只是我做不到,事实上,你也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