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成欢

作者:oree



    李恩爽家里是开珠宝店的,家底丰厚。她本应算得上名副其实的上流社会的名媛了,可她自小不爱社交,又我行我素到略显霸道蛮横的格让她永远无法真正成为一个优雅的名媛。而且刚要命的是,她对待异总会不自觉地态度变差,韩沫曾经这样开过她的玩笑,说她对同犹如春风般温暖,对待异则犹如寒风般凛冽。

    怎麽脸色这麽难看,你妈又逼你和你那个青梅竹马的小弟弟交往了韩沫陷进柔软的沙发里,拿起一个抱枕放在前,撑著头问愁眉苦脸的好友。

    别提了。李恩爽显然很挫败,她摆摆手,似是要将杂乱的思绪全都挥散,倒是你啊,我真没料到你还真下定决心搬出来了,怎麽你哥哥让你失望透了吧,现在才知道来寻求闺蜜温暖的怀抱了

    何出此言啊,你的怀抱可一直是我最眷恋的港湾呢。韩沫可以回避了与卓渊有关的话题,借科打诨来躲过李恩爽的追问。

    行,我知道你不想多说,我也不多问,总之,都过去了,你现在能放下最好,要是不能,时间也会让你放下的。李恩爽倒了一杯韩沫最爱的拿铁咖啡给她,怎麽样,最近有什麽打算,想找工作麽

    我前两天刚到pure去面试,还没接到通知,不过估计这两天会来消息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要我。

    pure你怎麽会想要进我家的公司李恩爽一脸诧异的表情,她在国外的时候就曾跟韩沫表示,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开几百家全球连塑的有咖啡专卖店,要比还出名,她压儿就不喜欢珠宝设计,会出国深造也完全是家里的意思,她甚至不想接受家族企业,尽管她是第一继承人。

    在珠宝业,pure是很具实力的一家公司,当然我也向其他珠宝公司投了简历,但pure始终是我的第一选择。韩沫喝了口拿铁,身心一子下就倍感舒畅,她看著李恩爽若有所思的样子,开口道,你可别动用你的关系让我进pure,你知道我最不喜欢什麽的。

    而此刻,卓渊的办公室里,正有一位气质优雅,笑容甜美的美女在和他共进午餐。

    这些全都是你做的

    嗯。纪旻翎含笑点头,吃相极为优雅,小嘴细嚼慢咽著,几乎都不露出牙齿,一看就是极有家教的大家闺秀。

    味道很好。卓渊淡淡地称赞,仅仅四个字也足以叫纪旻翎欣喜,你喜欢就好。

    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从一开始就像老夫老妻似的平淡,纪旻翎是个恬静懂事的女孩,就是因为这点,当初卓渊才会想要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想想这段日子以来,自己一直都很忙,几乎没有时间和她相处,但她从没有抱怨,也不会粘著他,一直默默地在一边,做一些他喜欢吃的菜,放一些他喜欢听的歌,真的是一个让人舒服到极致的女孩,其实一切都很完美,出了他不爱她这一点。

    旻翎。卓渊轻声唤道。

    嗯纪旻翎抬头有些茫然地看著他。

    一直这样默默地,安安静静地在我身边你真的愿意麽

    纪旻翎显然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个,有一瞬间的迟疑,但很快又点了点头。

    即使我现在还不爱你,你也愿意跟我在一起麽

    这著实是一个揭人伤疤的问题,纪旻翎一直以来最最在意的就是无论她怎麽付出,卓渊都不爱她的这个事实,但她还是愿意和他一
城北青蛙txt下载
起,一方面她不想放开自己爱的人,另一方面她相信时间和真情总能改变一个人,於是她又毫不迟疑地点点头。

    卓渊黑曜石般的双眸紧盯著她,似是要把她看穿了,良久,他忽地释怀似的笑了,那麽,我们订婚吧,旻翎。

    纪旻翎听到卓渊等同於求婚的话,先是明显的一惊,後来心里迅速打翻了五味瓶似的百感交集,一方面是欣喜於自己长久以来的努力终於获取理想的回报,另一方面又不解於卓渊如此快速的态度转变。

    虽然明知哪怕他说了这样的话也未必就是真的爱上她了,但她还是难掩心头的喜悦,不管如何,一切正在朝好的方向发展不是麽如果能留住他的人,那麽留住他的心也是迟早的问题吧。

    於是纪旻翎,抱著期待满心欢喜地答应了。只是沈浸在喜悦之中的她丝毫没有注意到卓渊眼神中闪烁著的暗哑光芒。

    关於卓渊和纪旻翎订婚这件事,韩沫是在两天後知道的,当时是卓母刚得知此事,便急不可耐地向自己的女儿通报喜讯,其实韩沫的心还算平静,只是总改不了一听到卓渊的名字就会心底一颤的坏习惯。

    她略显敷衍地给了几句祝福,强迫自己的语气变得愉悦,只怕电话那头的妈妈听出任何端倪。心中无喜无悲,有的只是空,无尽的空。

    这些年来,她心中难免生了些恨意,恨自己,也恨卓渊,恨这段感情的不伦开始,更恨它注定的无疾而终。

    下班後,回到家的卓渊,拖著疲惫的身子听母亲不停地叨扰,具体说了些什麽他真的没有很注意,只是当韩沫这两个字出现在话题中的时候,他出自本能般地一字一句都听进去了,大约是说韩沫祝福他跟纪旻翎,让他们一定要好好过。

    卓渊的太阳系突突地疼起来,他用手撑住自己的脑袋,很少见地打断母亲的话,妈,我有点累,能不能先去睡了

    卓母立马噤口,让他进房睡觉,对这个能干的儿子,她自是有疼又爱舍不得他吃半点苦,受半点累,可是看著他远去的背影,卓母心觉奇异,明明是刚求婚成功的人为什麽丝毫看不出喜悦呢

    卓渊算是个行动派,後一个周六就带著纪旻翎去挑钻戒,全程陪同,始终含笑看著纪旻翎,看得她都脸红个,旁边的服务员则一个劲地夸他是个好老公,卓渊则不以为意地笑笑。

    说来还真巧,挑完戒指後来人去吃饭,正巧在餐厅里碰上韩沫,与韩沫同行的还有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

    纪旻翎一看见韩沫就拉著卓渊坐过去,卓渊看了一眼韩沫,发现她正巧也看向自己,可两人视线一接触,她便立马别开眼,完全不再多看他一眼。

    卓渊在心里苦笑一声,这丫头若是真的只把他当哥哥怎麽可能这麽躲他呢可如果她不止把他当成兄长这麽简单,为什麽又要这般三番四次地伤他就为了所谓的道德伦理麽他说过不止一遍他愿意为她背弃所有,他是爱她至此啊,为何她还这般顾虑,还是说她的爱本微不足道。。。可不管是如何,事到如今,两人终是不可能了。

    咦好可爱的孩子啊这个孩子是。。。纪旻翎看见刚剃了西瓜头的霁霁,一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