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作者:木由

“这事啊,呼——!”

    我听冬梅婶这么一说,长吐了一口气,我还以为冬梅婶感觉到我占了雪儿便宜,要找我算账呢!

    “咦!”冬梅婶看我的表情和动作,一伸手,拉住了我的耳朵,说,“你似乎心里有鬼哦!”

    “疼、疼、疼!”我假装吃痛,向冬梅婶求饶,并说,“我只是让雪儿好好学习,即使她考上了大学我也会娶她的。”

    冬梅婶听我这么一说,不太相信的松了拉着我耳朵的手,说:“就这么简单?”

    “真的就这么简单!”我点了点头。

    在这事上我是真没有说谎,即使冬梅婶看着我,我也不怕。

    而冬梅婶盯着我看了一会之后,突然叹了口气,说:“女儿长大了,管不住了,居然不听她爸她妈的,听你这个小子的!”

    “谁叫她喜欢我呢!”我笑了笑,说。

    “还得瑟起来了!”

    冬梅婶一伸手,又想来拉我的耳朵,我连忙脑袋一移的躲了躲,她拉了个空,只打了我的脑袋一下,说:“二狗,你不怕雪儿考上大学之后,雪儿她爸不同意你俩的事?”

    提到雪儿爸马富贵,也是村长,也是冬梅婶的男人,我瘪了瘪嘴,说:“他现在就不同意,不过只要冬梅婶你同意不就好了!”

    “我可没有同意。”冬梅婶笑了笑,说。

    我一听,顺着冬梅婶,说:“好吧,那我只能带着雪儿私奔了!”

    “你敢!”冬梅婶一伸手,眼疾手快的拉住了我的耳朵,我想躲都来不及。

    “好、好,我不这样做!”

    耳朵被冬梅婶制住,我求饶了一句,再十分正经的说:“我现在不是在包山养鸡吗?等挣钱了,明年再把规模扩大,挣多一些钱,应该可能吧!”

    “这些——”

    冬梅婶看我不嬉皮笑脸了,放开了拉着着我耳朵的手,看着我想了一会,说:“后面我再帮帮你,应该能成。”

    “那谢谢冬梅婶了!”我马上对冬梅婶笑了笑,说,“对了,冬梅婶,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和我师傅勾——好上的?”

    我差点把“勾搭”给说了出口,还好我弯转得快,不过冬梅婶还是听到了一个“勾”字,她打了我的背一下,说:“这事就说来话长了,我一边给你按按背,一边和你说吧!”

    冬梅婶说着,双手搓了搓,开始给我按起背来。

    一边给我按背,冬梅婶一边说道:“你师傅钱来福被放回来之后,我刚生了雪儿没多久,那个时候,你师傅钱来福老实巴交的,只是埋头种地,我们并没有太多交集……”

    我则一边听着冬梅婶说她和师傅钱来福的故事,一边享受着冬梅婶的按摩。

    冬梅婶的手法应该是受过师傅钱来福的调~教,按的地方都是肩上、背上的各个穴位,并且方式很像《按摩疗伤篇》里的局部背部按摩;

    再加上冬梅婶有肉~感的手指,弄得我背上一阵舒爽,按到关键地方时,我不由得欢乐的叫了两声,都没有听到冬梅婶说的她和我师傅钱来福的故事。

    “冬梅婶,这按摩的方法,应该是师傅钱来福交你的吧?”我好奇的问了一句。

    “嗯!”冬梅婶点了点头,说,“你师傅钱来福说这种方式能通经活络,富贵这两天跟着你忙上忙下,晚上我都会给他按一下,一按完,他就舒服的睡了。”

    “哦,原来这样啊!”

    冬梅婶口中的富贵正是她男人马富贵,也是村长马富贵,难怪前两天我晚上去村长马富贵家,他总是睡得跟死猪一样;原来是被冬梅婶高超的按摩手法伺候的太服务了,才会甜甜的进入梦得,连那天晚上我把冬梅婶弄得尖叫连连,都吵不醒。

    想到这里,我不得不对冬梅婶坚了个大拇指,一语双关的说:“冬梅婶,你太厉害了。”

    冬梅婶听出了我话里有话,打了我的背一下,说:“是不是想见识一下你冬梅婶的厉害。”

    “别!”我一听马上阻止的冬梅婶,小声的问,“冬梅婶,你不是说要休息一段时间吗?难道你——”

    由于今天冬梅婶是晚上来找的我,天太黑了,我虽然视力变强了,但也只是趁着月色和煤油灯一点昏黄的灯光,认出她,并不能看出她脸色怎么样!

    “哪能这么快就好了!”冬梅婶摇了摇头,说,“还得休息一两个星期,体能阴阳失衡有点麻烦。”

    “哦,对了。”听到冬梅婶这么一说,我马上问,“冬梅婶,每次我和女人做过之后,都会把一半的阴阳融合气阴传到他们体内,这东西对她们到底有有害还是有利?”

    冬梅婶听我这么一问,突然说:“我很好奇你到底跟我们村里的哪几个骚娘们睡过!”

    “这个——”我侧头看了冬梅婶一眼,说,“我先问的,冬梅婶,你得先回答我的问题。”

    要知道我可是和冬梅婶的大女儿马春睡过,如果冬梅婶知道后不知道会怎么想,我感觉还是先不要告诉她为好。

    “好吧,我先说!”

    冬梅婶笑了笑,说:“原本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可你上次体能的阳气并不是从食物或者自己体能产生的,而是吸收的自然界阳气,并且吸收了那么多,比你师傅吸收的多了不止一陪,我体能并没有这么猛的阴气想中合,差点把我给榨干,还好我跟了你师傅那么多年,换成别人肯定会大损阴气,要折寿的。”

    “这么严重!”我一听,惊了一下,还好上次我先遇到了冬梅婶,不然可能会突破口了月婷嫂子。

    冬梅婶看了一眼我的表情,皱了皱眉头,说:“你师傅钱来福都不能吸收这么多自然界的阳气,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也不知道!”我摇了摇头,把那天无意中被太阳晒到然后体能根气团一热的事给冬梅婶说了一遍。

    冬梅婶听完我的叙述,眉头皱得更深了,问:“就不能吸收一半?”

    “不能!”

    我摇了摇头,那东西的吸收全靠的是丹田内的根气团自行运转,我只是顺着它们而已,并且一吸收就开成了环状物,是不可能只吸收一半的。

    “看来想再偿偿你的滋味还得等上一段时间了!”

    冬梅婶一听,用手在我背上轻轻的划了划,问:“对了,二狗,你在村里祸害了哪几家的姑娘?”

目录: 乡村艳情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小说推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我和寡妇房东》 《少妇的诱惑》 《嫂子的诱惑》 《乡村艳情》 《桃花村的女人》 《都市艳妇》 《爱上小姨》 《战恋雪》 《欲成欢》 《丝袜美女的诱惑》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好色小姨》 《少妇人妻的欲望》 《绝色小姨的诱惑》 《妻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