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作者:木由

不一会,我骑着村委会的自行车先是回了一趟自己家的小院,拿了笔记本和一些钱,再风风火火的向三水镇的兽医站赶。

    在自行车上,我回忆起笔记本里李萍萍说的一些小鸡仔容易得的疾病来。

    除了感冒之外,小鸡仔还容易得炎症、白痢、脱水、传染性支气管炎、慢性呼吸道病等;

    小鸡仔们得了这些病之后表现出来的情况也并不太一样,需要用的药也不一样,李萍萍把这些都一一说了,内容很多,我虽然看了两三遍,但只记住了一小半部分。

    而这次去乡里的兽医站,我决定把治这些病用的药都买上一些,以备不时之需,至于买药的钱,我和村长马富贵提了一下,他让我把买药的单据开出来,记上帐,最后再从挣的利润里扣。

    村长马富贵这么一说,我也只好先垫着了,等后面再说;

    而今天发生了这事之后,我决定后面好好的研究一下笔记本;把小鸡仔得了这些病之后表现出来的情况弄熟,以后好判断小鸡仔们得了什么病,给它们对症下~药。

    ……

    下午两点左右,我顶着火辣辣的太阳骑着自行车、背着一大包药回了村里,一回村,我将自行车还给村委会,提着药就上了山。

    山腰上,脱贫小队一半的村民和几个生产队的队长正在村长马富贵的指挥下继续建着木屋,木屋的两个窗户已经弄好了,门也正在弄。

    他们看到我上来之后,都停下手里的活看着我,显然他们十分奇怪为什么今天我不在山上,似乎村长马富贵并没有给他们说我到底干嘛去了。

    看到月婷嫂子、大奎哥这些人都盯着我,我只得挠了挠头,冲他们笑了笑。

    村长马富贵看所以人都停了,连忙说了句让他们继续干,跑过来迎向我。

    “药买到没?”一过来,村长马富贵立刻小声的问。

    我点了点头,小声的问村长马富贵:“大奎哥他们知道我去干嘛了吗?”

    “不知道。”村长摇了摇头,“我说你有事去了,再说死几只小鸡仔而已,没啥事的。”

    我看了村长马富贵一眼,想了想,这事确实要瞒着大奎哥他们,因为大奎哥他们对包山养鸡这事没太大信心,现在如果知道刚开始就有小鸡仔们生病了,他们信心就更不足了,有可能会有人会想退出。

    想通这件事之后,我马上跟着村长马富贵来了鸡舍。

    一进鸡舍,我向右边一扫,发现那十来只生病的小鸡仔连着脸盆不见了,我于是看向一旁的村长马富贵。

    既然村长把小鸡仔生病的事瞒着大奎哥他们,应该是把那十来只小鸡仔给藏了起来。

    我一看村长马富贵,村长马富贵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从鸡舍里面的草堆里将装着十来只生病小鸡仔的脸盆给端了出来。

    为了给小鸡仔们保暖,鸡舍地下是铺有一层茅草的,这样即能保暖,也能很好的处理小鸡仔的排~泄物;

    因为只需要定时的换上一批茅草,小鸡仔们生活的环境又变得十分干净了;

    由于要勤换茅草,鸡舍里是屯有十来捆茅草,村长就将生病的小鸡仔们放在两捆茅草之间。

    村长马富贵把小鸡仔端出来之后,和我说了两句,就出去了,让我给小鸡仔们治病,他帮我盯着其他人,不让他们打扰我,而在出去前,村长马富贵叮嘱我先不要把这事给其他人说。

    我对村长马富贵点了点头,看着他出去后,从背后的布包里拿出买来的金霉素,再弄了些水、饲料,给生病的小鸡仔们配起药来

    由于这十来只小鸡仔已经半死不活了,它们站在那儿半闭着眼,瑟瑟发抖,并不吃东西,最后我只得一个个弄开它们的嘴,给他们灌了一些药。

    把药给生病的小鸡仔们灌下之后,我观察了它们一会,发现药下去之后,已经有几只小鸡仔的身体没有之前抖得那么厉害了,看来这药还是有一定效果的;

    发现药起了作用之后,我长吐了口气,把这些小鸡仔们又藏在草堆之间,并且把背上的布包也放到了草堆上,自己一个人出了鸡舍。

    来到鸡舍外,小黑不知道从哪窜了出来,对我“汪”的叫了一声,我俯声摸了摸它的头,让它一边玩去了。

    我一出来,村长马富贵马上过来,让我去刨木头,在指挥我~干活的时候,村长小声的问我怎么样了。

    我对他点了点头,告诉他药起作用了,那十来只小鸡仔应该能治好。

    听我这么一说,村长马富贵长出了口气,走开了,显然村长马富贵也被这十来只生病的小鸡仔给弄得心神不宁。

    我也明白村长马富贵为什么这么紧张,因为他为了包山养鸡,还特意成立了一个脱贫小队,这是要把包山养鸡来当自己政绩弄的,如果真没弄好的话,在村里他的威信可是会损失不小的。

    村长走后,我低下头开始认真的刨起木头来;而在我刨木头的过程中,脱贫小队里有几个好奇的人,靠过来问我~干嘛去了,怎么下午两点才过来,还背了一个大布包。

    我只得回答他们村长马富贵让我去乡里买东西了,是一些村委会的东西;这是村长马富贵给我想好的理由。

    脱贫小队的人虽然心里有些奇怪,也不好再深问了,因为我是脱贫小队的副队长,也算是村委委会的人,让我去乡里买东西也很正常。

    不知不觉,太阳就到了西边。

    村长马富贵一声令下,脱贫小队的人和几个生产队队长就放下手上的活下山了,最后只留下我和他。

    看其他人都走了之后,村长马富贵立刻跑进鸡舍,从两堆茅草之间把生病的小鸡仔给端了出来。

    我也跟着村长进了鸡舍,小鸡仔们被村长马富贵一端出来之后,我看了看,发现里面有一只一动不动的倒在了盆里,应该是死了,其他十来只,有一大半身体抖得没有之前那么厉害了,有一小半依然还是老样子。

    村长马富贵一看,问:“怎么又死了一只!”


热门小说推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我和寡妇房东》 《少妇的诱惑》 《嫂子的诱惑》 《乡村艳情》 《桃花村的女人》 《都市艳妇》 《爱上小姨》 《战恋雪》 《欲成欢》 《丝袜美女的诱惑》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好色小姨》 《好色村妇》 《少妇人妻的欲望》 《绝色小姨的诱惑》 《妻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