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作者:木由

“师傅!”

    我又大声的轻唤了钱来福一声,发现他依然没有理我,我立刻意识到他已经过世了。

    “唉……!”

    我长叹了一口气,走到摇椅面前跪下给他又了三个响头,打算去找村长马富贵,把这事给他一说,找他帮忙料理师傅钱来福的身后事。

    虽然钱来福只当了我一个晚上的师傅,但我和他其实接触很久了,再加上他把御女损益术的根气和檀木箱子都给了我,他突然就这样走了,还是让我心里十分难受。

    就在我转身准备去找村长时,突然看到摇椅旁边的桌子上有一封信,信上写着我的名字。

    我连忙过去,拿起信,找开一看,是师傅钱来福临终前写给我的。

    信上师傅钱来福说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让我不要伤心,他一生御女无数,此生足矣。

    至于修炼上的事,他要我按书上的记载好好修炼就行,他本来是想好好的调教我一番的,让我试试他一生中征服过的几个名器,知道名器的消魂滋味,好让我在御女一路上比他走得更远,不过没机会了。

    最后师傅钱来福还解释了一下他念叨的白虎勾魂到底是什么意思,对我建议说白虎是女人中的极品,很难才能遇到,让我遇到后千成不要放过。

    看完师傅钱来福的信之后,我摇了摇头,最后的建议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在我看来师傅钱来福要不是和冬梅婶云雨太猛的话,他也不会死得这么快啊!

    我决定以后还是要离冬梅婶远一点,不然可能小命不保啊,想到冬梅婶,我突然想到冬梅婶的男人村长马富贵怎么没有被冬梅婶给榨干呢?还有心思去睡月婷嫂!

    想到这些,我连忙摇了摇头,在师傅钱来福的家扫视了一下,发现他没有再给我留下什么东西,于是将信放入怀里,向村委会奔去,现在最主要的是先处理好师傅钱来福的身后事。

    不一会,我来到村委会找到了正在看报喝茶的村长马富贵,马富贵在听到钱来福这个成份不好的老头子死了之后,眉头一皱。

    看村长马富贵皱眉,我知道他在愁什么。

    由于钱来福无亲无故,一个人独居,现在突然死了,安葬费可是要村委会出的,虽然钱来福曾经成份不好,但他已经接受了改造,再说现在也不是当年的那个时代了!

    我一看,就对村长说钱来福是我师傅,他的安葬费我来处,麻烦村长帮忙张罗一下,我不太懂这些。

    村长听我这么一说,直愣愣的看了我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直接从怀里掏出二十块钱给了村长,并说如果不够的话,后面再给。

    村长马富贵看我钱都拿了出来,有些信了,不过还是问我什么时候拜了钱来福为师?

    我肯定是不能把钱来福教我御女损益术的事给他说的,只好找了个理由,说钱来福一直想教我说书,最近几天我不是不想瞎混了吗?就拜他为师了,没想到他却突然去世了。

    村长马富贵听到我这个理由之后,眯了眯眼,告诉我即使我给钱来福送了钟,钱来福的那个小院我也不能继承,村里会收走的!

    “草!”

    听村长这么一说,我在心里暗骂了这货一句,这么小心眼,难被师傅钱来福送了一顶大绿帽。

    原来村长以为我之所以这么热心的帮师傅钱来福送钟,是为了继承他那个墙都塌了的小院!

    我马上保证我自己不继承师傅钱来福的小院。

    有了我的保证,村长马富贵依然不太信,再次强调并大声的对我说,即使我给师傅钱来福送钟,也是不能继承他的小院和他身前的一些东西。

    听到村长再次强调,我恨不得把他大骂一顿,但我最后还是忍住了,对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明白了。

    因为没有村长马富贵的帮忙,师傅钱来福的葬礼还真不好办,我不得不只能在心里骂了村长马富贵无数遍。

    村长马富贵看我再次点头,笑了笑,感觉钱来福死了他笑好像不太对,一变脸,绷着脸对我说丧事要准备的一些东西,开始吩咐我去买棺木和纸钱,他去请人。

    我们两人分头行事,临近中午的时候,师傅钱来福的灵堂就在他家破败的小院给搭了起来,不过由于他只是孤寡老人一个、名声也不太好,并没有几个人过来瞻仰,只有村里的一些干部和老人。

    晚上我请村长马富贵和他叫来的一些人吃过晚饭后,师傅钱来福的棺木就被抬到村西面的一片坟区给安葬了。

    我看着师傅钱来福的坟包,在他坟前嗑了几个响头,把一包没有拆开的大前门给他烧了过去。

    做完这些事,太阳已经落山,我一个人精疲力尽的回了自己住处。

    原本村里的老人死了是一件大事,是要大办的,我就曾经参加过村里很多老人的葬礼,有的足足办了五天,最不济的也是三天!

    不过由于师傅钱来富只是一个孤寡老人,我这个徒弟今天才蹦出来,再加上村长似乎很怕我继承师傅钱来福那个小院和一些什么东西,就将师傅的葬礼一切从简了,不想我花太多钱找他扯皮。

    我一个人回到自家小院,走到炕边,一把倒在炕上,准备睡觉。

    今天我东奔西走累得够呛,可倒在炕上后,我突然感觉一点睡意也没有,于是在躺了一会之后,从角落藏着的檀木箱子里把《养性延命录》拿了出来,再仔细的看了起来。

    就在我把《养性延命录》翻到没有仔细看过的《疗伤按摩篇》准备好好看看时,“咚、咚、咚!”的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谁啊?”

    我不想起床,大声的问,可外面的人并没有回答我,我只好把《养性延命录》藏在炕边的被子里,从炕上起来去开门。

    “到底谁啊?”我一边开门,一边在嘴里嘟囔着。

    门一开,一个身影闪进来了,并且麻利帮我把院门给关上了。

    我定晴一看,叫。“冬梅婶!”


热门小说推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我和寡妇房东》 《少妇的诱惑》 《嫂子的诱惑》 《乡村艳情》 《桃花村的女人》 《都市艳妇》 《爱上小姨》 《战恋雪》 《欲成欢》 《丝袜美女的诱惑》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好色小姨》 《好色村妇》 《嫂子很美》 《那年我十岁》 《少妇之白洁》 《征服美艳的护士妈妈》 《妖娆小少妇》 《乡村艳妇》 《乡村艳福》 《乡村女教师》 《小家碧玉h限》 《都市少妇:我的单身后妈》 《乡村大凶器》 《嫂子别这样》 《少妇人妻的欲望》 《绝色小姨的诱惑》 《妻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