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村的女人

作者:17楼

“哈哈,看到没有,像这种富家千金小姐,根本就是一个废物,她有什么资格指使咱们?”土龙十分得意地狂笑道:“玉(娇jiāo)娘,别再执迷不悟了,脱离安家,你就是一个自由人,天地之大,凭咱们的本事,还能饿死不成?”

    “唉”幽暗的房间里,出现传来一个男人的叹息声。

    “什么人?”土龙大吃一惊,马上喝问道。

    可是找了半天,房间里只有玉(娇jiāo)娘孤零零地站着,哪有什么男人的影子。

    “难道老子听错了?没有道理呀!”土龙不信邪地又了一会,见确实找不到人,便又将目光移到了玉(娇jiāo)娘的(身shēn)上。

    受那个叹息声的惊扰,土龙也没心思和她拉家常了,索(性xìng)直接说道:“玉(娇jiāo)娘,只要你肯听老朽的话,这辈子保准让你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考虑一下,马上给我个答复。”

    “咯咯——”玉(娇jiāo)娘手捂红唇,无比妖娆地(娇jiāo)笑道:“土龙啊土龙,你说了这么多好听的,无非就是想得到老娘的(身shēn)子而已唉,可惜你是落花有意,本小姐却是流水无(情qíng)哦”

    “这么说,你是铁了心要跟着姓安的那小子喽?”土龙眼神怪戾地盯着她,声音中透出一种威胁的口吻。

    “咯咯,土龙,你可真不懂得怜香惜玉,人家不跟你,你就要杀人灭口吗?”玉(娇jiāo)娘花枝招展地笑了一阵,突然表(情qíng)一变,眼角余光溜着屋内某个(阴yīn)暗的角落,话中带话道:“唉,实话告诉你吧,你看上我也没有用,因为老娘是一个天生的石女,根本无法与男人!”

    听到这里,土龙的眼睛顿时睁的老大。

    “你说什么?你是石石女?”这老头像听到了世间最可笑的笑话一样,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你觉得很好笑吗?”玉(娇jiāo)娘冷漠地盯着他,目光如刀锋,隐隐透出一丝凌厉的杀机。

    土龙突然停止了笑声,狐疑地在她凹凸曼妙的(身shēn)体上打量几眼,脸上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qíng)。

    怪不得这娘们外表(骚sāo)浪不堪,但眉心紧凑,小(屁pì)股又翘又圆,一付没被男人开过苞的模样。

    原来她天生石女,根本没办法和男人(性xìng)o啊。

    “啧啧,太可惜了,简直是暴殄天物啊!”土龙十分惋惜地摇头叹息道。

    “哼,老娘就算没有这种怪病,也不会看上你这个又老又丑,心如毒蝎的家伙——”

    话音还在耳边萦绕,玉(娇jiāo)娘突然向土龙发动了攻击。

    她说动手便动手,事先根本没有半分征兆。再加上她的速度快如狸猫,等土龙反应过来,那双柔美的玉掌,已经带着破风声,袭上了他的面颊。

    “好毒的女人,看掌!”土龙突然大喝一声,双手齐出,迎上了玉(娇jiāo)娘的掌心。

    别看土龙又矮又瘦,比武大郎也威武不到哪里去。

    但这老头却是天生神力,十几岁时便能单手举起上百斤的磨盘。

    年轻时他与人斗殴无意中杀了人,被全国通缉,走投无路之下,加入了国内某个神秘的佣兵团。

    后来在一次失败的任务中,他被敌军围困,在生命垂危之际,被血狼军团的创始人安剑南救了回来,从此成了血狼军团中的一员。

    这老头心肠歹毒,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更加残忍。

    他修练的是一种名叫“天残地缺掌”的邪门掌功,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天天用南洋蛇毒的毒液浸泡手掌。

    几十年下来,毒液几乎遍布了他的全(身shēn)。

    在与人对掌时,只要有一丝内力进入敌人的体内,对手几乎会立即毒发攻心。

    如果没有他的独门解药,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所以这老头为了斩杀对手,(身shēn)上会常年暗藏一把银针,好用来划破对手的肌肤,将毒功通过伤口输送进去。

    当然,这种邪功的副作用非常大,每隔半月他都必须找一名处女,用她们的处子精血炼制的药物来压制体内毒液。

    玉(娇jiāo)娘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一看他要与自己对掌,恐惧之下,立即转换招术。

    “蹭——”

    玉(娇jiāo)娘玉掌一翻,化为肘击,凶狠地轰向他的脖后根。

    哪知(情qíng)急之下,她竟然忽略一个足以令她致命的信息。

    因为土龙的个头太矮小了,而她的(身shēn)材又过于高挑。土龙只是略一蹲(身shēn),她势若霹雳的肘击便落了个空。

    不给她反击的机会,土龙突然翻(身shēn)后跃,像只矫健的猿猴一样,一下子跳上了她的后背。

    那两条枯瘦的细长,像两根锁命的老藤般,一下子缠在了玉(娇jiāo)娘纤细白皙的脖颈上。

    “不好——”玉(娇jiāo)娘顿时惊得花容失色。

    几乎在电光火石之间,脑后一阵狂风袭来,带着一股刺鼻的腥臭气,狠狠地拍向了她的后脑勺。

    “你给我去死吧——”土龙如夜枭般厉叫一声。

    在这生命攸关的时刻,玉(娇jiāo)娘一咬银牙,双臂后翻,“刷”的一声,一条雪亮的银线同样缠在了土龙的脖子上。

    这完本是一种两败惧伤的打法。

    “嗖——”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根锋利的银针,像马蜂的毒针般,狠狠地刺进了玉(娇jiāo)娘脖后(娇jiāo)嫩的肌肤上。

    玉(娇jiāo)娘疼得浑(身shēn)一个激灵,被刺中的地方,顿时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

    但此时土龙的脖颈同样被她的天蚕丝缠着,以她的功力和手劲,只需眨眼之间,便能让土龙(身shēn)首异处。

    “他妈的,想跟老子拼命,老子才没这么傻!”土龙陡然收回右掌,(身shēn)子一个前空翻,一下跳到了玉(娇jiāo)娘的(身shēn)前。

    玉(娇jiāo)娘本能地举手前劈,哪知手臂一举起来,整条脖颈突然一阵刺痛酸麻。

    只在一息之间,毒液已经渗出了她的体内,顺着血液,以可怕的速度,迅速瓦解着她全(身shēn)的生理机能。

    玉(娇jiāo)娘顿时心如死灰,马上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哈哈,你可以去死了!”土龙一把抓住她(胸xiōng)前的衣襟,竟然将她近百斤的(身shēn)体凭空举了起来。

    “忽——”

    土龙手臂发力,把玉(娇jiāo)娘远远地抛飞了出去。

    “彭!”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玉(娇jiāo)娘在地上滚了七八米,撞在墙壁上才停了下来。

    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哪知刚一起(身shēn),眼前突然一阵剧烈眩晕,又虚弱地瘫软在地上。

    “哈哈,中了老朽的毒针,你命休也!”土龙心(情qíng)大爽,文绉绉地放声笑道。

    “你你卑鄙!”玉(娇jiāo)娘杏眼始睁地望着他,但只说了三个字,嘴唇便麻木僵硬,再也张不开口了。

    “既然你是石女,那就别怪老朽辣手摧花了!”土龙一步步朝她走来,暗蓄起拳劲,准备将她残忍地轰死在当场。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屋内响起:“想杀老子的女人?哼哼,你也得有这个实力!”

    “他妈的,你到底是谁?”土龙暴怒地转过头。

    突然,一抹银光从黑暗的墙角处飞出,闪电般袭向他的面门。

    “嗖——”

    那玩意不知是何物,带着一种尖锐的哨子声,显示出了极大的破坏力。

    “好快——”土龙的眼球睁到极至,(身shēn)上顿时惊出一(身shēn)冷汗。

    他本能地举手格档,只听“啪”的一声,那亮光凶狠地撞在他的手心上。

    “啊——”

    土龙疼得惨叫一声,马上低头看去,只见手掌中间,竟然被硬生生钻出一个血洞。

    “啪嗒!”

    那块银色物体跳在地上,滴溜溜转了两圈之后,终于安静地躺在地上。

    土龙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等看清楚之后,脸上顿时露出如见鬼魅的惊愕表(情qíng)。

    只是一块硬币?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土龙捂着还在剧痛难忍的右手,惊恐地朝黑暗的墙角看去。

    让他无比吃惊的是,在前面的墙角处,竟然放着一把太师椅。

    而此时,一名(身shēn)材欣长的黑衣男子,正姿态慵懒地端坐在上面。

    只见他悠闲地翘着二郎腿,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全(身shēn)散发出山岳般的黑暗气息,犹如一位君临大地的死神。

    “你,你是——安东华?”土龙如见鬼魅地后退两步,脸上露出惊骇恐怖的表(情qíng)。

    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怎么一点声息都没有?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小说推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我和寡妇房东》 《少妇的诱惑》 《嫂子的诱惑》 《乡村艳情》 《桃花村的女人》 《都市艳妇》 《爱上小姨》 《战恋雪》 《欲成欢》 《丝袜美女的诱惑》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好色小姨》 《少妇人妻的欲望》 《绝色小姨的诱惑》 《妻欲